格兰瑟姆

欢迎大家来交朋友!

【瓶邪】雨村的第一次七夕

*给婵姐的七夕贺文(´・ω・`)……因为拖了太久于是干脆直接和生贺放一起吧嘤嘤嘤。

*然后背景还是上一篇小哥回家后的设定(ノ・ω・)ノ゙

*单独列一条出来表白婵姐,么么哒ヾ(o◕∀◕)ノ




“小哥?”吴邪问道。

七夕前一晚的月亮意外得皎洁,窗口的梧桐树叶娑娑作响,张起灵躺在窗前的椅子上望着窗外,湛蓝的夜空,外加星星点缀,没有一丝杂质。

“明天就是七夕了,你想要什么礼物么?”

对方依旧躺着,没有任何反应,好像刚才刚才被问的不是他一样。

也是,毕竟都是男的,也老大不小了,这种矫情的事这闷油瓶子更是做不出来的。吴邪想,他摇了摇头,亏自己还打算好好准备一些惊喜的呢。

吴邪走到张起灵身后,帮他按摩起肩膀来,念叨到:“小哥,你肯跟我来福建我高兴得快疯了你知道么?可你来了总是这样不说话我很担心的。”

“小哥,上一次情人节我们都没有庆祝庆祝,这一次七夕好好过好不好?”

“你想到哪里去我都陪你,你想要什么我都帮你买,或者……要是实在不想,我也可以陪你待在家里坐一天。”

他顺着张起灵的视线望去,企图捕捉他在看的东西,天上只有一轮弯月。张起灵自从从青铜门里出来后话变得更少了,一天也说不上几个字,不过吴邪倒是很有耐心,张起灵不说话,吴邪就陪着他不说话,他看风景,吴邪就陪着他看风景,两个人粗茶淡饭,生活犹如清水浮萍,平平淡淡,吴邪却乐在其中。

 

他盯着月亮看了很久,仿佛两人的视线能够彼此交汇,半晌,张起灵才开口:“吴邪。”

“嗯?”对方忙回应到,低头去看他。

“我们,明天出去吧。”

“好啊好啊,想去哪儿?”

“都可以。”

张起灵真的已经很久没说过话了,得到这个答复的时候吴邪激动了很久,他差点就跳了起来:“太好了,明天我们就出去逛两圈,就当做七夕约会。”

吴邪看着张起灵在月光下更为立体的侧脸,不禁感慨道,要是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他醒来的时候不用再担心看不到对方的影子,每天的每天只要顾虑好今天该吃什么,远离了那些凡尘俗世,不用再提心吊胆地生活。

张起灵这在福建已经待了快一年,那片段式的睡眠也被吴邪养好了不少,不会再轻轻一碰就醒。晚上张起灵睡觉,吴邪便偷偷爬了起来,打开了他的手机。

王盟这两天来福建玩,顺便看望看望他们两个,吴邪正好准备七夕,打算在他跟张起灵回来时给他一个惊喜,所以正好就把钥匙给了王盟,让他在他们出去时赶紧准备。

吴邪联系上王盟,王盟回给他邮件,问他怎么还不睡。

「马上就睡了,这个先别管,我就是嘱咐你一下,明天可别忘了来这儿帮我布置一下东西。」

「知道了老板,话说我都不是你营业员了你都不能放过我一下?从我这儿到你们那儿得几小时车程啊。」

「谁让你正好来了?我这儿都没认识的人,邻里都不方便,弄好了下次请你吃大餐。」

「好的好的老板,赶紧睡吧,晚安。」

「哎哎,蛋糕厨在房间第二格橱柜,横幅在西边卧室床头柜,还有那什么彩色的纸片也在一个床头柜,别忘了。」

「都记住了都记住了,晚安老板。」

关上手机,吴邪呼了一口气,光是准备了蛋糕也不行,明天还得出去玩。于是吴邪打开他的笔记本,想上网查一查附近好玩的,可忽然间发现这里太偏了,根本没有网络。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不过他也没怎么担心,毕竟来这儿一年了,对这里的情况不用导航多少也是了解一些的。

 

七夕当天,吴邪和张起灵在镇上一座公园的长椅上坐着,两人沉默无言。

吴邪很后悔为什么没有提前做好准备,以至于现在连该去哪里都不知道。

一座公园,还是一座修建了一半的并不优美的公园,实在不适合七夕节出来玩耍。

“小哥……不好意思,这里略微有点偏,没什么地方可以出来的。要不下次我们坐车去城里看看?”

吴邪看了看没反应的张起灵,他还是像以前一样一言不发,看着面前的事物。吴邪笑了笑,这样两人沉默独处的时光意外得挺惬意,还挺享受。

“小哥,你看那边做糖人的,据说可以画自己想要的样子。想不想吃吃看?”

张起灵没说话,吴邪又笑了笑,这闷油瓶子要会说想吃这东西,太阳都要从西边出来了。

张起灵看着糖人铺子看了一会,忽然站起了身来,向那里走去。

“哎,小哥,你要干什么?”吴邪快步追了过去,走到那铺子面前,张起灵忽然说了句:“帮我画个他。”

吴邪愣了,闷油瓶什么时候喜欢吃糖了?半晌才意识到重点,忽然欣慰地笑了。

“也帮我画个他。”吴邪对糖铺子的店主道。

那店主连连答应,舀了一勺糖浆,浇到铁板上,糖浆马上就凝固,画成了一条条线,店主把已经画成的糖人用竹签黏了起来,很快就做成了。

吴邪付了钱,接过两个糖人,把自己样子的递给了张起灵,两人又往回走去。

说起七夕这种节日,那些年吴邪还在各个墓穴之间往返奔波的时候,他几乎认定了自己不会再有过这种节日的机会。他二十七岁那年下墓,连小姑娘的手都没牵过,这之后疲于这各种的阴谋计划,更是没有时间。

这些个月虽然安分了下来,但是经岁月沉淀出的沧桑已经牢牢地烙在了他的骨子里,消散不去了。

吴邪是真没想到自己还能够平平安安地过一个节,那种感觉不是可以用语言来描述的,他咬了一口糖,甜得腻人,他嚼了嚼咽了下去,本来自己是不喜欢吃零食甜点的,但现在突然觉得好像也没那么难下口。

他看了看张起灵,对方看着手里的糖人不知道在想什么。吴邪忽然心血来潮,笑了笑调侃道:“怎么了,看到是我的样子不舍得吃了?”

张起灵看了看他,吴邪接过他手里的糖人,咬了一口,拉过张起灵,低头凑了过去,把嘴里的糖片度到了张起灵的口中。

甜腻的味道弥漫在口中,吴邪抚着张起灵的头发,张起灵的嘴唇刚刚碰到糖人的时候,吴邪伸出舌头,将咬下来的糖片顶了进去。

吴邪放开张起灵,看着他舔了舔、咀嚼的样子,笑道:“味道怎么样?”

 “太甜了。”张起灵道。

吴邪笑了笑,好像认识张起灵以来就没能和他这样一起这样平平淡淡地茶米油盐酱醋茶,不是在下墓,就是有什么生死攸关的事,如今总算能好好地过个日子,那种幸福的感觉真不知该怎么说。

 

小镇虽小,但还是有不少人来这儿做生意,比方说几个摆摊卖菜的爷爷奶奶,还有卖小杂货的,白天一起聊聊天,很有农村的味道,空气很清新,远离了人世一般。

吴邪坐在长椅上,张起灵坐在他身边,安安分分得,吴邪四处看了看,有卖丸子的、烫烙饼的,还有卖气球的,吴邪轻轻指了指,对张起灵道:“你看那个,卖气球的,里面有个像不像爷爷养的三寸钉。”

张起灵没说话,吴邪真怕他说出类似其实那是什么什么狗的话来,于是忙扯开话题,“哎小哥,你说你总是不说话,家里也怪冷清的,我们要不要养个宠物之类的?”

“养只狗怎么样?要是可以的话,明天我可以问村里的乡亲问只刚出生的小狗之类的,自己慢慢养大,一定很黏你。”

吴邪对着张起灵笑笑,“你看你又不说话,看来真的很有养只小狗的必要。”

 

卖气球的老太太握着一把气球坐在花坛边沿上,本来消费对象应该面对的是孩子,不过这种卖气球的在乡村倒是很少见,城里倒是有挺多,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因为气球材料在乡村很少有吧。

七夕节,就应该甜甜蜜蜜的,虽然两人年纪都不小了,但毕竟都是彼此的第一次七夕,吴邪自然也是想要好好过一次的。无奈事实总是跟理想差得很远,别说什么浪漫的事情了,就连普普通通出门玩一玩买点点心都不行,虽说乡村确实是个很惬意的地方,但是确实不太方便,以前住惯了大城市,端午干什么,中秋干什么,月饼在哪儿买,知道得一清二楚,如今般来了福建,享受生活的同时却也多了很多不便。

吴邪深呼吸一口,既然来了村子里就得好好享受,尽可能地用一些有限的设备做得浪漫一点吧。实在不行,回家还有蛋糕吃呢。

吴邪看了看四周,忽然对张起灵道:“我们买点气球怎么样?七夕在自家门前放飞气球,应该是件很浪漫的事不是么?”

张起灵没回应,吴邪又道:“啊,或许我们可以自己买一点自己吹,也许这样更有情调。”

张起灵轻轻嗯了一声,虽然气球一般来说是小孩子玩的事情,但吴邪小时候并没有玩过,今天就算过把瘾,反正七夕,浪漫浪漫也是应该的。

于是吴邪吃完糖人,连着张起灵那根竹签一起扔了,在路边的杂货摊买了一大把的气球,拎了个塑料袋和张起灵一起就回家去了。

 

一袋子的气球数量还是很大,两人坐在家门前的花园边吹了一个中午才吹完,期间吴邪的脑海里一直想的都是无数气球升空时的壮阔和美丽,两个人一起看着这一番景象,简直不能更加浪漫。

可全部完成以后吴邪才意识到一个十分严重的的问题,他们呼出来的空气大部分是氮气,所以吹出来的气球里面装的并不是氢气或者氦气。

所以这要怎么飞?

吴邪一下子懵了,果然爱情会让人冲昏了头脑,这句话不管哪一个年龄都适合。

所以现在怎么办?

本来想着看看无数的气球飞上天的情景,没想到这堆了一地的气球根本飞不起来。这就不是浪不浪漫的事情了,他现在尴尬都要尴尬死了。

“呃……小哥,”

吴邪挠挠头,不好意思地吐出几个字,张起灵却忽然站了起来。

他看了吴邪一眼,看得他只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张起灵弯下腰捧了几个气球,捏住了气球的尾端一把抛了出去。

风还是不小的,吹过气球,带着它在空中转了好几个圈,最后落在了花园里。

吴邪看愣了,气球飘上去的那几秒,时间仿佛定格了一般,那每一帧的美他都牢牢地记在了心里。

张起灵抬着头看着那些气球,吴邪忽然觉得,风吹过气球的样子仿佛比氦气球飞上天还要美。

“好美。”张起灵说了一句。

吴邪愣愣地看了他一眼,忽然也弯下腰,抓起一把气球抛了出去,几栋居民房挤在一起,风向很不稳,带着气球在空中旋转。

吴邪看着张起灵的侧脸,又弯腰抛起一把气球,果然比起那些稍纵即逝的气球升空的场景,他还是比较喜欢这样,不知道要美上多少倍。

当然了,一方面的原因大概是因为比较环保,一方面的原因也是因为自己的伴侣在身边,看什么都好。

 

当然最终的后果就是,他们的院子堆满了五颜六色的气球,收拾起来一定很麻烦。

肯定是不能指望闷油瓶这人了,吴邪默默叹了口气,嘴上的笑意却根本掩藏不住。

吴邪伸脚踢了踢在地上乱跑的气球,回头对张起灵道:“这些气球留做纪念怎么样?要不然以后一直留在这里,也很漂亮啊。”

张起灵很难得地盯着他看了很久,笑了笑,说的是:“随你喜欢。”

吴邪忽然愣了,看着对方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来,这是有多久没见到过张起灵笑了?大概……快一年了。

吴邪感概了一下,眼泪差点忍不住就要出来,他冲上去抱住了张起灵,嘴里喊了句小哥,埋在他的肩窝里久久不起来。

张起灵也回抱住他,这样过了很久很久,吴邪才缓缓开口:“小哥,我们回家吧。”

张起灵说了声好,吴邪便牵住了他,想到了什么似的,急急忙忙转身一起向着门口走了过去。

 

忙活了一整天,差点忘了家里还有准备好的惊喜,吴邪跟在张起灵的身后,想让他去开门。

现在只能祈祷王盟那孩子记得有好好准备,不然待会儿开门空荡荡一片,这就不好过了。

那一箱子的彩色纸确实自己有一点一点仔细剪成碎片,也有交代过王盟要怎么弄,吴邪想到。

彩色纸片应该是放在几个铁碗里了,没什么能用的设备,只能就地取材了,碗底被穿了几根线,绑在了房梁上,只要门一开,线就会拉动铁碗,纸片就会倒下来。

吴邪跟着张起灵,深吸一口气,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吴邪立刻歪头去看,只见无数的彩片撒下来,那场面,何其壮观。

横联印着四个瘦金体大字“七夕幸福”,挂在房间中央,那是吴邪亲手写的。

他看着张起灵站在门口没进去,估计是愣住了,于是绕了进去,掀开了桌子上盖的布,一个双层蛋糕摆在桌子上。

“小哥,庆祝我们第一个七夕节。”吴邪笑着对张起灵道。

而对方估计这辈子都不会想到还会有人为他准备节日,站在门口好一会儿才想到要进去。

吴邪连忙迎上去,嘴角挂着温暖的笑意:“来来来,给我们准备的蛋糕。”

张起灵任吴邪拉着他来到蛋糕面前,对方插上了几根蜡烛,擦亮火柴点燃了,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七夕要不要蛋糕之类的,反正庆祝庆祝,因为不是什么生日蛋糕,也不知道你到底多少岁了,所以就随便点几根。”

说话间吴邪拍了拍没反应的张起灵:“别愣着,吹蜡烛了。”

张起灵这才和吴邪一起,低头吹灭了蛋糕上的蜡烛。

窗外蓝天白云,门前五颜六色的气球遍地,屋内的烛光摇曳熄灭。在风轻云淡的某一个下午,也不失为一种别样的幸福。

张起灵看着蜡烛熄灭,吴邪看着张起灵,这个月自己一直好好照顾他,有多久没见到过他在斗里灰头土脸的样子了,他又看看自己很久不下地,手上都要养好了的茧,忽然有种很放松的心酸。

他们劳累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想过可以这样安安稳稳地过下去,甚至连平安一段日子都是奢求。

不仅是他自己,张家的族长更是如此,他通过不停地追踪与寻找,发现了张起灵的部分秘密,从此他便认定张起灵有他自己的宿命,是不可能过正常人的生活的。

甚至在他和张起灵确确实实来到了福建雨村之后,吴邪仍然无法确信这会是真的,不安和虚幻的感觉一直笼罩在他周身。他的记忆本身已经有些模糊混淆,这让他一度觉得他醒来时会见不到张起灵,之前和他度过的一切都是假的。

但这快一年的时间共同生活的痕迹,逐渐打消了他的顾虑,让他们的生活确确实实慢慢走向了正轨。

也许以后可能还会出变故,他也没有想好等到他老了,该如何面对依旧年轻的张起灵,但这些都是未来的事,吴邪现在能想到的,就是如何把握好眼前的点滴快乐,让自己和对方留下更多美好的记忆。

什么阴谋诡计,什么粽子尸鳖,什么长生秘密,都不是现在他要考虑的,他只要踏踏实实过好每一天就行。

吴邪轻笑了笑,看着张起灵走近对方,凑近他,轻轻吻上了一吻。

亲吻有如蜻蜓点水,若即若离,这不带性欲的吻中,包涵了吴邪对张起灵的爱与他对如今生活的肯定与保障。

张起灵在感觉到吴邪的情感后也回吻住了他,但他没有用力,两人都没有伸舌头,这浅浅的一吻只是彼此对于彼此的信任,细腻得仿佛要逐渐融化张起灵心中的冰川。

两人分开时,张起灵看向吴邪,吴邪伸手轻轻抱住了他,轻柔得仿佛在呵护一块珍宝,怕一用力就碎了。

张起灵也回抱住他,他的手接触到吴邪的时候,他听见对方带着笑意的话,细微得几乎听不见,但却感觉得出很温柔。

他仔细去分辨了一下,短短四个字,说的是,“七夕幸福。”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