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兰瑟姆

欢迎大家来交朋友!

【瓶邪】千年雨歇

*给婵姐的生日贺文~

*背景是小哥回家之后(´・ω・)ノ

*文笔不好往望不嫌弃(=゚ω゚)ノ


十年之约过去了,我把闷油瓶接回来之后,打算去福建长住一段日子。

那儿有个村子,据说常雨不停,是个养生的好地方。这村子还有一种神奇的植物,叫雨籽参,雨歇时吃了据说连前世的记忆都可以想起来。

我一开始便是冲着这原因去的,尽管这些事都过去了,但我始终放不下闷油瓶,想着他要是能吃吃看这种雨籽参做的点心,说不定就能想起来他以前的记忆,这样他的包袱或许会轻松很多。

但后来想开了,闷油瓶有他自己的事要做,我不能一味遵循自己的主观愿望,忽视了他自己的想法。

他如果想跟着我一起来,那是最好,如果他有其他的事要完成,或者想一个人继续走南闯北倒倒斗,我也尊重他的想法,不会去阻拦。

我把闷油瓶接回到杭州的小铺子里,落了落脚,他刚从青铜门里出来,穿的阴兵衣服全都破了,估计他也十年没洗澡了。

我帮他买了几件衣服,准备了洗漱用品,还去理发店里洗了头发剪了剪。

我看着闷油瓶乖顺的侧脸,想着他要是能一直这样听着我的话,不要无缘无故失踪让人担心,不要自己一个人默默承担一切,就这样安安静静地做一个普通人就好了,一个会受伤、会依赖他人的普通人。

我们在铺子里住了一晚,当晚我买了去福建的火车票,隔天起来,我难得下一次厨房做了一顿早餐,煎了几个荷包蛋,熬了一锅皮蛋瘦肉粥。

闷油瓶顶着个鸡窝头起来,洗漱了一下,梳了梳头,便坐下来吃了。

我撑着侧脸,拿着筷子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胃口,闷油瓶解决完,看了看我,忽然喊了我一声,问:“你要走?”

我愣了下才反应过来,问他怎么知道我要离开,他说他听胖子说了,我已经把吴家的家产全给了小花,接下来要去福建。

“是啊,福建是个好地方,你愿意跟我一起去吗?”我起身收拾碗筷,“如果你想要找回你自己的记忆,说不定在那里可以找到。”

我做好了闷油瓶二话不说拒绝我的心理准备,但没想到他点点头答应了。

 

我清洗好碗筷,立刻回房间又定了一张火车票,午饭带他吃了楼外楼,下午收拾好行囊马上就出发了。

我买了卧铺的票,和闷油瓶一起,一个上铺一个下铺,终于来到那个村子时,已经是半晚。

火车上,闷油瓶一直在睡觉,刘海垂下来遮住了半边眼睛,清秀得依旧像个刚出炉的大学生。

我摸摸我的脖子,上面一道很深的疤痕,不由得叹了口气,这些年过去,闷油瓶还是原来的样子,我却已经老了,不能再年少轻狂了。不过好在这些事都过去了,都解决了。

我把产业送给了小花,他帮我在福建买了套房子,还买了块地。房子还挺大,据说不贵,我把所有的行李全都收拾了一下,铺了一下被子,整理了衣物。

我本来以为火车上睡了很久,不用再睡,没想到这样一通收拾下来,累得我倒在床上就睡。

第二天醒来,看到闷油瓶坐在椅子上看着我,身上是他帮我盖的被子。

 

小花知道我和闷油瓶搬来了重庆,便找了一个时间和胖子一起来看了看我们。

胖子在广西那边种了几年的地,明显瘦了,小花还继续唱着他的戏,不过不再接触斗里的事了。

他们两个人都变了很多,这些年我们都经历了许多,变得更加成熟了。

小花说:“怪不得哑巴张见你第一句话就是你老了。”

我问他他怎么知道他说了这句话,他笑笑没说,我也就不在过问。

说起那一句话,闷油瓶自从从青铜门里出来之后,变得更加哑巴了,除了那一句我老了,基本上没有再说过话。

不过其实还好,只是不说话而已,他只要别再莫名其妙消失我就谢天谢地了,我实在再禁不起他这样的折腾了。

 

自从来了福建以后,我也在有空的时候打听打听关于千年雨歇的事,闷油瓶不是很喜欢吃甜食,我也就没有硬要让他吃那种点心,等想办法问到千年雨歇的事可以直接给他吃那时候的点心。

我听到很多种传说,但没有一个人说他们遇到了真正的雨歇的,甚至于他们的父辈祖辈都没有跟他们说过。

不过这正好,这说明近几百年这村子应该都在下雨,说不定我们运气好,到这时候这雨已经下了九百九十九年,等到明年我们就可以等来这一场千年雨歇了。

 

我住的那套房子在那村子外面,天天住雨里出行也不方便,小花就帮我们在外面买了一套。可虽说这样,这云也不是就专盯着那一个地方下的,我那套房子也时常被殃及到。

闷油瓶没说什么,他倒是挺享受下雨天坐在窗前,听雨滴滴答答地落,发发呆望望天。我也就陪他一起,搬个椅子坐在窗前,学他一样望着天。

 

日子过得安稳惬意,就这样过了几个星期,秋天到了,我向周边人家请教了如何播种,去镇上买了一袋小麦种子,自己播种自己收获,过自给自足的生活。

我身边还有几万块,到第二年秋天这一段时间我们一直在外面买食材烧,闷油瓶也一直吃我烧的,他饮食不挑,我也喜欢吃清淡的,花的钱不是很多。

我兴致起来,几年下来,还种了许多其他的菜,有空心菜啊,大白菜啊,黄瓜,丝瓜等等……闷油瓶也不嫌弃我种的。

种的不是很多,能吃的我们自己吃,菜籽晒干了,拿到镇上卖,过上了真正农民的生活。

偶尔想吃肉了,可以去镇上买,或者河里钓,闷油瓶钓鱼的技术不是我吹,那是真的一钓一个准,河水很清,有时嫌钓鱼太慢,就干脆卷了裤脚下水,拿叉子直接插。

我收获好几条鱼,看着闷油瓶还在找目标,傍边的水桶已经满满一桶鱼,忙淌过去制止他,往他身上泼水,再这样下去都要吃不光了。

 

竹子是种很顽强的植物,种菜还好,有隔壁好多大妈帮忙,但种花就不行了,种花我也不是很擅长,还好家门后一大片都是竹林,我便找了闷油瓶一起去砍了几根。

闷油瓶听到我说这话时一顿,问道:“那是你的?”

哟,当年的斗王,挖人家祖坟无数,也没见眨一下眼的,反倒是现在砍几根无人打理的竹子却顾这顾那,我笑道:“放心,我已经向周围打探过了,没人反对我挖几株。”

他嗯了一声。立刻我就拿了镐子铲子,满心欢喜地出发了。

我跟他在竹林绕了一圈,找完整的好竹子,正值春天,竹笋都长出来了,半天下来,倒是他挖了一大捆竹子,我却完全被竹笋吸引了注意力。

我俩各抱着一捆竹子,浩浩荡荡回家时,我还不忘向他提起采竹笋、吃竹笋的事。

他看看我,点了点头。

于是我回家在花园里埋好竹子,睡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就爬起来去挖竹笋,请教了隔壁邻居,帮闷油瓶做了一顿午餐。

其实我觉得这样的日子真的挺好的,不用再接触那些光怪陆离的事,闷油瓶也不再是那个身背万斤包袱的张家族长,虽然没有老婆孩子热炕头,但这样平平淡淡的生活真的很幸福。

好几年过去了,我们已经把自己的一块地打理地有模有样,竹子绕了屋子一圈,一走进栅栏像进了世外桃源一样,花园里有各色各样的花,菜园里是各色各样的菜。

有一天闷油瓶坐在窗前,我望着面前一片万里无云,搬了个凳子坐在了他旁边,他忽然开口:“吴邪,你想一辈子这样下去?”

我没想到他会问这个,答道:“这样不好么?你不失踪,让我担心,我们一起过世外桃源一般的生活。”

闷油瓶起身拿了收音机,调出一个戏曲频道,听了起来:“但我会再次失忆,说不定把你当成敌人。”

“这不是有雨籽参么,要是怕失忆,我可以帮你做,不做成甜食,我可以熬成粥,或者做成菜,怎么样都可以。”

闷油瓶不说话了,收音机里花鼓戏的唱腔缓缓流淌,仿佛成了这世界唯一的声音。

好久他才道:“那些只是传说。”

我知道那些是传说,我知道不一定管用,等来千年雨歇的机会太小,所以这些年我想通了,哪怕闷油瓶忘记我再多次,我也不会放弃,我会千万次地想办法让他想起来。

闷油瓶失忆受伤的不是我,而是他自己,我相信他忘记以往的记忆,一定比我被他忘记更痛苦。

“小哥,你忘记我没有关系,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我害怕的是你忘记了你以前的记忆一定很迷茫。所以没事,我会帮你的,我们可以去钓鱼,可以继续打鸟,可以一起种花,我们之间一定会有更多更美好的记忆,万一你失忆了,我可以带你走遍这些我们曾今走过的地方,陪着你,你失忆再多次,我会再多次地帮你回想起遗忘的记忆。”

我接着说下去,“你想找回你以前的记忆么?小哥。”

我看着那天,难得的阳光普照,忽然觉得不太对劲,自我搬过来以后越过山峦的那个方向从没停过下雨。

那里不是雨村的方向?

我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转头就道:“小哥,你看那边。雨村的雨停了!”

他嗯了一声,说了句他看到了。

我实在没有想到会真的等来千年雨歇,衷心地为闷油瓶他能恢复记忆而高兴,不料他却道:“我不想再找记忆了。”

我愣了,不明白闷油瓶到底又在想什么,还没问,他先开口:“以前的记忆已经没有意义了,这些事都完结了,想起来也不会是美好的事。我想就这样过下去,有你一句承诺会一直在我身边就够了。”

我听得愣愣得,数了数他这句话,总共五十四个字,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喜欢数闷油瓶说的长句子的字数,但他确实寡言,这几年跟他生活在一起,基本上没听过他说的话超过十个字的。

这次一下子说了这么多话,实在令人惊讶,以至于我半天才反应过来他的话的内容,笑了:“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不想想以前的记忆也没关系,至少你还有我。”

我走过去,忽视了窗外的一片阳光,伸手轻轻抱住了身前的闷油瓶。

他的体温带给我的温暖,与久久萦绕在耳边的那句话重叠在一起,成了我一辈子最难以忘怀的记忆。

评论(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