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兰瑟姆

欢迎大家来交朋友!

『PX』不可拒绝

生日过去了,但是温暖会常驻心间一辈子啊,么么哒。

禪更:

#一篇爆字数的生贺
#迷妹儿生日其实已经过去了快一个月
#没肉
#但是下一章有
#其实下一章遥遥无期

使用抗命的时候,张起灵只感觉到一阵剧烈的头痛,他跟压制方的纽带正在从他的骨血里强行剥离。

他知道吴邪正在忍受比他更可怕的痛苦,但他知道比起这个,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抗命源于进化长路上暴动方一次伟大的蜕变,在压制方可以为所欲为的时期曾有不少暴动方死于压制方一时兴起时过分的命令,于是当一个暴动方终于进化出了抗命这个保命技能的时候,这一支血脉得以更广泛地流传下来,从远古,到现在。

强行割断连接,违抗命令,对压制方产生巨大的反噬效果,暴动方可以趁机逃走,永不回头。

张起灵不知道那有多痛,只听见背后吴邪无力跪下时膝盖敲响岩洞底部的闷闷声音,然后头也不回进了陨玉。

这种绝情给吴邪留下了多大的阴影他不知道,他向里走的时候耳畔还是吴邪一声声“如果你消失了,至少我会发现。”的诱惑的承诺,隐隐约约还有胖子大喊“天真”的声音。

脚下的路越发难走,体力消耗很快,不知吴邪的情况——其实他的头也在隐隐作痛,可能是纽带断裂所致。他带着愧疚和必死的决心网前行,每一米的距离的推进都像是拖着骨折的四肢跳舞。

脑袋昏昏沉沉,他突然意识到,这不是纽带断裂对暴动方的影响。

是失魂症。

张起灵短暂地停了一下,第一次觉得在命运面前如此无力。

一种时间不够的绝望在他心中弥漫,为什么是这个时间点,为什么要在他下定决心离吴邪而去的这一刻发作,为什么要让他这么久的追寻再次变成一个笑话。

头痛欲裂,记忆被抽离打碎扔进大海,被礁石打成齑粉,手中的线索仿佛肉眼可见离他而远去,没有时间了。

张起灵开始奋力向上,仿佛想要抓回他想要追寻的东西。

张起灵抬起头的那一刻,黑黢黢的陨玉深处仿佛无星的黑夜,脑中海浪还在拍打,可是泡沫已经在黑暗中消失了。

顺着本能,他开始返回。

————————

这已经是多少天吴邪不记得了。

实话说吴邪的体质很一般,以至于割裂的疼痛还在肉体中肆虐,几乎几天不眠不休的等待让他精力几乎崩溃,脑袋里含含混混还是自己从小到大第一次遭受重创的委屈。

也不能全部全是委屈,更多是对张起灵屡教不改地消失的无力。“爱不动了。”吴邪不知道为什么想着想着竟然冒出一种这样的念头,受够了他不声不响不闻不问,也受够了他总是一个人做决定还在被质疑的时候露出受伤和不被理解的表情。

可是一切都变了,当他发现张起灵披着毯子失去记忆在他身边发抖的时候,吴邪只是疯魔般抱紧他,一遍遍说“别怕我带你走。”

“没有时间了。”吴邪弯下腰听他说话,无奈脑中还是疼痛和嗡鸣。这时候与张起灵之间所有的记忆突然涌上来,吴邪发现,无论这个人有多恶劣,他都包容他。

这大概是压制暴动的真谛。

一路上吴邪拖着沉重的身体,带着胖子和半傻状态的张起灵,回到人类世界,一路马不停蹄把张起灵送去北京的医院。

张起灵恢复得很快,除了失忆以外身体机能一切状况都是良好。吴邪拿着报告单蹲在张起灵的病房外面,把领子拉高了一些遮住背后凶神灭世的纹章。

身体养好吴邪不再知道怎么面对一个神志清醒却不再认识自己的张起灵,只好把他扔给胖子自己逃回杭州。

吴邪想了很多事,关于记忆与情感的无解命题,关于张起灵身世的无解问题,关于自己追寻之物的无解命题。

没有一点突破或者进展,张起灵就被胖子送到了杭州,与吴邪大眼瞪小眼。

吴邪叹了一口气去为他煮面。

在厨房的时候他的围裙连同T恤被人从后面掀起来,张起灵抚摸着他背后的纹章,“是谁烙上的?”

吴邪心道糟糕竟然忘记了高领毛衣,“是不是我?吴邪?”

这种问题要怎么回答,能够跟崭新的张起灵说,我是你旧时的情人,我只希望你能够留在杭州?

“不,不是你。”吴邪这么说,说出来的一瞬间就后悔了,他感觉背后的手掌滑了下去。“冒昧了。”张起灵修养很好,这时候竟然都看不到一点尴尬的神色。

“他很幸运,吴邪。”张起灵失忆以后开始变得莫名地坦诚,加上他变得稍微多一点的语句,对吴邪的攻击力上涨得令人惊慌。

“他可能不这么觉得,”吴邪用筷子翻了翻锅里的面,“我很拖后腿,还不怎么懂事,家里的背景我一概不知就乱蹚浑水,我觉得他大概也烦了。”

“你很好,我很喜欢你。”张起灵说。

这种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表白让吴邪产生了一种熟悉的惊慌,当初两个人莫名其妙因为某种吸引力而靠在一起,如今变成这样,心理阴影怎么也不可能这么快褪色。

其实私下里不止一次想过是不是当初的决定错得离谱,或者是相信过先结婚后恋爱也还不错,不敢怀疑张起灵是不是真的适合,直到张起灵抗命的那一刻吴邪才觉得自己想明白,可是面对失忆的张起灵,他又觉得不明白了。

我是真的爱你吗?

没再跟张起灵继续那个话题,只催促他吃东西,然后吴邪坐在旁边不知道做什么,就盯着他侧颜发呆。

晚上两个人在同一所房子里不知道做什么,就盯着电视发呆。

一旦闲下来,吴邪脑中的记忆就开始翻腾汹涌起来,没有人抚摸也因为记忆里辛辣的画面而敏感着颤抖——张起灵什么时候会舔吻过背后的纹章,什么时候被他打开双腿——事情可能本来不应该是这样,但是吴邪不可拒绝。

不久以后张起灵的视线不再对着电视,而是开始注视吴邪,仿佛在观察他为什么举止奇怪让人难以理解。

吴邪找不到办法就只搪塞了句晚安,关上主卧的门去洗澡,张起灵被落在客厅,看着电视发呆。

蜷在卧室洗浴间的角落里,水花冲洗着脊背,顺着黑色的墨线留下来,温热的,就像是失落已久的吻,蝴蝶一样美丽却不清晰。水没被关上,吴邪只觉得暖融融的蒸着实在舒服,窝在墙角迷迷糊糊,感觉是要睡了。

很久以后门才被推开,吴邪透过氤氲的水汽看着来者。“他不回来?”仿佛是为了避嫌似的,张起灵站得有点远,问的是吴邪的结契,相似的问题曾经在两个人最初认识的时候提起。

吴邪突然冒出张起灵其实是个衣冠禽兽的想法,以前明明知道他有婚约,现在明明知道他还有结契,却无论失没失忆,都好死不死地问起,走到哪里都是撩,不自觉地撩,把吴邪撩得晕头转向还装作正派无辜的样子。

可他知道这都不是真相,张起灵对他好,无论他怎样,是吴邪就会因为吸引力而靠近。

只是冲澡却冲出了喝醉的效果,吴邪站起来,赤身裸体从迷雾里走出来,拉着张起灵的手臂按在背后。“这些线条,都是你的,我也是,你是我的暴动方,我们是结契,你都不记得了。”

“你要不要回来,小哥?”明明不想这样煽情的,可是吴邪发现,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子,他都爱他,愿意像一个真正包容广博的压制方那样去包容张起灵的所有,优点缺点,他的安全感不需要张起灵来给予,这本应该是压制方赠与暴动方的礼物。

“我等你想起来。”无暇顾及对一个没有记忆的张起灵说出这种话是不是对曾经的他的出轨,可是就当做是道歉,吴邪也想说出来。

张起灵看着吴邪的眼睛,只是清清淡淡问了一句:“后悔?”

吴邪狠狠摇了摇头。

“谢谢。”张起灵最终轻轻把手按在吴邪头上,耳语一般地说。

最后两个人是在吴邪的床上睡的,张起灵像是一只八爪鱼,把吴邪牢牢箍在怀里,下巴在他头顶的位置。

吴邪虽然身材颀长,却严丝合缝粘在张起灵怀里,无比默契就像是古时候压制方与暴动者达成契约,压制者提供家园,暴动者给予保护,相生相随,不离不弃。

经过那一次难得的交心吴邪跟张起灵头一次过上了不紧张,不以发情为目的的生活,可是这种生活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张起灵和胖子在巴乃水底的失踪打破了。

仿佛一瞬间成长起来的心智让他头一次面对困难没有心如擂鼓,只知道如果这一次不成功就会永远失去杳无音讯的那两个人。

诈盘马,搞装备,下水捞人死不放弃,这可能是来源于一个黑道家族骨子里狠辣,但是如果不碰上张起灵和胖子,他可能永远不知道自己会有这样一面,永远都是在大学女同学看来舒服温柔的男孩子。

张起灵跟他的联系断了,他不能凭借压制暴动的维系找到张起灵的所在,只能在水下一寸寸地搜,甚至发了疯一般跟着一条鱼跑。

幸好没多久他就看见了心心念念要找到的两个人。“那就好,死在一起也不错。”

不过吴邪心里是没打算在这里冤死的,他曾无数次逢凶化吉,也曾无数次见证铁三角凯旋的奇迹,他跟张起灵刚刚从循环往复的误会中解脱,怎么可能就此止步?

所以他没有相信张起灵一句欣慰的“还好没有害死你”,真的没有想到过三个人会命丧巴乃,就着一股蛮劲和信念一股脑儿往前走,看到二叔的脸出现在面前的时候吴邪最后一个想法是得跟家里人坦白和张起灵的关系了。

醒来的时候又在医院,吴邪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进入了某个烂俗游戏的剧情,一遍遍从医院醒过来,然后开始寻找证据和记忆,拼凑一个真实存在的过去。

后来想想,这明明是张起灵。

张起灵在他旁边,穿着病号服,医院的病房里挂着一个小电视,重复着小鱼儿与花无缺的经典对白,张起灵似乎在看似乎又没有,总之他立即注意到了吴邪睁开了眼睛,按了呼叫铃。

他的表情中欣喜很明显,吴邪甚至可以清晰看见他眉脚微微上扬,嘴角似乎也有快乐的痕迹。

“胖子在隔壁。”

吴邪眨眨眼睛表示对他体贴的感谢,嗓子干渴得就像枯败的树叶,摩擦起来都有脆断的危险错觉。

医生领着小护士冲进来的时候吴邪注意到了小护士偷瞄张起灵的目光,心想这个人倒是走到哪儿都有人喜欢,可是其实性格烂还家务差,除了啪啪啪什么也不会,家底等于没有,除了吴邪他自己还有谁看得上。

医生走了以后,张起灵跪在床边吻了吻吴邪的手背:“想起来一些关于你的事。”

“什么事?”声音还是嘶哑,他本来还想继续说下去,却被心细的张起灵按住了翕动的嘴唇。

张起灵没说话,只把手伸进吴邪的病号服,顺着肚皮摸到胸口捏了捏,充满了对吴邪问题答案的暗示。

“就想起……咳咳……这个?”吴邪气闷,看着他一脸了然只觉得对这个人简直没辙,只能抬起手捏张起灵的脸:“等我好了,榨干你。”

评论

热度(80)

  1. 格兰瑟姆途柴-不完结两次半不改名 转载了此文字
    生日过去了,但是温暖会常驻心间一辈子啊,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