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兰瑟姆

欢迎大家来交朋友!

『PX』不可拒绝

转一下禅姐姐写给我的生贺(*´艸`*)

禪更:

#迷妹儿的生贺
#拖了好久,不过看之前提醒大家,我这次卡了肉
#还爱我吗
#哪怕雾花镜里人走了,我还会陪着大家的hhh
#就是那个神经病的压制暴动梗
#准备好了?


吴邪,是个有娃娃亲的人。


作为长沙旧黑道家庭的第三代独子,吴邪一生下来就遭到了多方关注,远在北京的两家有后的,一打听到吴家的小娃娃是个压制方,就把自家后辈里暴动方的孩子挑出来想定亲。


本来压制暴动这种固定关系多半是娃娃亲确定,成人以后还找到称心的配对的人极少,吴家人本来打算跟霍家或者解家联姻算了,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吴邪百日那天,张家族长来了。


大家一脸懵逼地看着这个传说中的张家族长,还以为是老九门爽约的事情终于要被张家拿出来收拾了,结果张家族长放下一个华丽的小箱子,说道:


“我替下一任族长提个亲,不知道吴五……”


“!”大家俱是震悚:“族长?”下面窃窃私语开了,但是老九门本来欠张家的东西极多,一直怀着惴惴的心思,一向把张家当个霉头,心想不去触霉头比较好,结果这霉头找上门……


老九门剩下八门巴不得用别人的孙子还人情,纷纷点头说好,吴老狗迫于压力只能点头。


嗯,这是吴邪娃娃亲的渊源。


后来据说张家情况一天不如一天,可以说是每况愈下,跟吴邪订了娃娃亲的那个族长与老九门的联系渐渐没了,后来干脆人都找不到了,那时候吴邪才5岁不到,后来到了十岁,才又有了张家族长的消息。


这就是吴邪的未婚结契了,不过那个时候这个族长就已经二十多岁。吴邪本来是不知道这件事,后来他三叔某次喝得昏昏沉沉,跟吴邪说起陈年往事,一把鼻涕一把辛酸泪,竹筒倒豆子似地说了。


“卧槽这老牛吃嫩草!”吴邪一脸愤愤:“不不不我要退婚!”吴三省语重心长教育他说不行,他作为黑道家族的小辈,联姻的事情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


吴邪大闹吴家,上蹿下跳想要退婚,甚至还绝了一天半的食,退婚的风波最后都被长辈强行按平。


本来,在这种大背景下,十多年的教育让吴邪对这桩婚事变得漠然,即使心有不爽也忍了很多年头,心里想着结了契就把那头老牛扔开,管他黑道个鬼。但是,在遇到张小哥以后,一切都变了。


救命!他在淘土的队伍里遇到一个契合度百分之九十七的暴动方!帅!武力值高!身世成迷!


一个本以为会跟一个老牛暴动方在一起的吴邪瞬间被打动,感觉暴动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狂躁得想把那个什么鬼的张家族长咬死然后跟闷油瓶私奔去。


他越想越激动,在七星鲁王宫外面的宾馆里一阵阵幻想怎么跟家里抗争张家族长的事情,还跟新认识的闷油瓶发短信:


“小哥你睡没睡?”


“没。”


“小哥我跟你说我第一次出门,人特别笨,你罩我呗?”


“嗯。”


“哈哈哈小哥你人真好!这趟完了跟我回杭州怎么样?”


这条没回,吴邪正捏着手机等,猜想张小哥是正在编辑超长短信还是犹豫怎么回,或者干脆是不回了的时候,宾馆的房门响了。


吴邪感应到了什么,光着脚去开门。


门被打开,吴邪呆呆地站在那里,头发好笑地翘起来一点,睡衣上还有褶皱,手里捏着手机,然后他听见他家张小哥问:


“你没有结契?”


吴邪感觉自己收到了莫大的侮辱——他竟然怀疑他是个有结契的压制方还出来勾引别的暴动方!吴邪对对面的人的好感度瞬间下降到几乎跌破冰点:


他冷冷地回答道:


“没有。”


对面的帅小哥又问:“没有定亲?”


这下吴邪被问住了。


看到吴邪犹豫,张小哥非常缓慢,一字一顿地说:“你是长沙家族的独子,家族姻亲会让你更幸福。”潜台词是他现在只是替陈皮阿四打工的打工仔,配不上这朵高岭之花,两个人在一起吴邪会吃苦。


不是因为怀疑吴邪的人品,只是怕吴邪冲动悔一生,吴邪冰雪聪明,怎么会听不懂?


他拉起张小哥的手,轻轻说:“你都这样随随便便在外面放血救人吗?”


“……”


“我跟我的娃娃亲都没见过面,比起那种虚无缥缈的家族联姻,我更喜欢你的善良和强大……并且我们有百分之九十七……九十七呢小哥,我的家人阻挠不了我。


“我回去就退婚,回去就退,小哥你要不要试试跟我在一起?小时候医生说我是很强的压制方……小哥你这么好,以后我护着你,别说你给谁打工,以后都跟着吴家,好不好?”


跟着吴家少奋斗十年,但是张小哥挺坚定地摇了摇头:“你很好,回家吧。”


这是明明白白的拒绝了。


吴邪愣愣爬回去睡了,宾馆厚重的窗帘拉开一条缝,清冷的月光澄澈安宁,让他想起他的眼睛。


他真的一个人回去了,并且言辞激烈地要求退婚,结果这次婚真的退掉了:吴邪二叔说张家近几年已经没有动静,看起来似乎已经垮掉了,张家的族长更是杳无音讯,一去多年,吴邪基本上已经确定可以断了这门亲事了。


虽然真的退了婚,吴邪也并没有感到哪怕一丝丝兴奋,他甚至不想把这个消息告诉张小哥。


直到他在西沙群岛遇到一个跟他契合度百分之九十七的秃子,脸皮厚就不说了,整个人油腻得令人恶心,吴邪一看到他就想起他念念不忘的小哥,一边心里叨叨小哥的好,一边心里讨厌张秃子。


心里也恶毒地把这个秃子当成那个企图老牛吃嫩草的张家族长,心里偷偷扎他小人。


这小人扎到一半,全部变成了他躲在小哥怀里避开禁婆,他轻轻印在头顶发旋中心的一个吻。


“水鬼在哪里?”他明明是个暴动方,按理来说一点安全感都不会给别人,但是吴邪折服于他的强大和他期望的归属感,仿佛他才是需要安抚的一方。


这个人骗他给他带来的失望瞬间一扫而空,他知道了他的名字,却并不知道其中沉重的含义——相反,他再次对那个怀抱充满了热切的希望,所以当他的的态度再次因为他突然的恢复了一部分的记忆发生了180度的改变的时候,吴邪惊呆了。


“你以前是定给了谁?”


吴邪迫于他的表情不能错开视线,只能如实回答:“张家的这一任族长。”


他听到他重重叹了口气,然后张起灵掐着他的下巴把他拉过来吻他。


吴邪从来不知道一个吻可以这么色情,张起灵的舌头伸进他的口腔,带着他的舌头搅动,张起灵轻轻偏了偏头,方便自己把舌头伸得更深,勾着他的上颚。


分开的时候吴邪一只手撑着张起灵胸膛,气喘吁吁地问他:“你……你是跟张家族长多大仇?”


张起灵当然不能说他回忆起的时间里有关于他身份的信息,怕记忆出了差错最后还是连累吴邪。


“我要跟你结契。”


张起灵言简意赅地说。

评论

热度(170)

  1. 格兰瑟姆途柴-不完结两次半不改名 转载了此文字
    转一下禅姐姐写给我的生贺(*´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