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兰瑟姆

欢迎大家来交朋友!

【盗墓笔记】【丧病】渴

干裂、灼烧、痛苦的感觉刺激着喉咙,此时的张起灵只觉得头昏目眩,再也无法做出任何的思考,身体已经因为极度的缺水做出了本能的反应——他没有办法再继续行进了。

他感觉到了一块离自己最近的石头,还没选好姿势就一下子栽了下去。那时的他只在眼前看到一片一块一块的彩色光斑,那是脱力导致的幻觉。

渴。渴得只能感到自己的喉咙好像在内部被烧伤、被撕裂。极度的干渴已经让自身再感觉不到饥饿感,完完全全覆盖住了其他任何的感官。他倒在那儿,他甚至不能意识自己要因脱水休克,呼吸逐渐越来越微弱,快变得小到感觉不到胸膛的起伏。一股不知名的感觉——不能算是感觉——逐渐卷走了他的最后一点求生意识,甚至连带着卷走了他想感受水的欲望。

只剩一片安宁,渐渐黑暗,渐渐安静,外界的一切都在离他远去,越来越远,直到他跌入了一个望不见底的黑暗深渊。他甚至没有感受到走马灯的存在,这是在自己彻底死亡之前认知到的最清晰的一个知觉——他在下一秒就彻底死了,十分彻底地死亡。

 

或许不错,这么安宁的死法。

 

 

在化为一片虚无之后,静静地,逐渐地,他好像听到了水滴声。

有水滴滴到了张起灵的脸上。

 

“滴、滴…”这个声音十分微弱,但是却十分震慑人心。他的意识被慢慢拉回来。他感到自己的嘴唇不再那么干裂,有液体流进了自己的唇中。张起灵舔了舔,很清凉冽口。没时间感到疑惑,又舔了舔,紧接着他发现那是水。

他开始渴望水,微微张了点嘴让一滴一滴的水流入口中积攒起来,他想试着吞咽一点润一下喉咙,但是喉咙因为干渴太久一时适应不过来,每次试着想动一下喉咙咽一点水都会觉得刺痛无比,他只好顺着水流自己一点一点滑进喉咙,再轻轻咽下。

就这样喝了一两口水,有了水的滋润,他的身体四肢也逐渐有了感觉。知觉渐渐回来的同时也带回了饥饿感与疲劳感,但是他顾不得这些难过。

水还不够。

张起灵强撑起精神,缓缓睁开眼,试着动了动手脚。虽然十分酸痛,但是可以动,接着他的眼前也慢慢清晰了起来。那不是像潮水一般的清晰,而是事物由十分模糊缓缓变得清楚。他模模糊糊地看到他在一个石洞内,头顶上的钟乳石滴着水滴,他有没时间去思考自己是怎么出现在这个洞内的,也没有精力。

紧接着他就发现这旁边有一个水潭。

他立刻手脚并用、跌跌撞撞地来到水潭边。也没有顾忌这水是不是有毒就蹲了下来,用手捧起抿了好几口。

反正没有水补充也是死、更何况普通的毒也毒不死自己。张起灵捧起水往自己的口中灌着,溢出的水顺着脸颊的轮廓流向下巴,他没有去擦,喝完之后立刻又接起一点水。他的喉结上下动辄、吞咽着水,下巴上的水顺着颈部曲线在喉结边留下一串水渍,染湿了衬衣。清冽的活水顺着舌根滑下食道,浸润了多天没有沾水的喉咙。

张起灵的侧脸轮廓其实本来就很完美,被水晕染过更显得出世与神,几乎找不到一点瑕疵。他捧起最后的水往自己的嘴中浇着,舌部的神经感受着滋润的清甜,流下的水顺着手臂肌肉滴下手肘。

他动着喉咙,喉结也跟着一动一动,发出咕咚的吞水声,真的是吞,他已经多少天没喝水了,如今看到水自然要好好补充水分。

但是他张起灵毕竟也是知道轻重的人,脱水过度的话,一下子不能喝太多的水,不然很可能导致水中毒。于是便不再过多地饮水。就地一坐,躺倒在了水潭边,开始积蓄体力,盘算着待会儿什么时候这个洞穴。


评论

热度(2)